工作心得:关于检察机关提起民事公益诉讼的思考

发布于:2021-11-28 21:01:34

工作心得:关于检察机关提起民事公益诉讼的思考 公益诉讼制度的兴起根本原因是政治国家维护公共利益的失灵和能力不足, 公益诉讼制度的本质是通过公民或社会组织的直接出击,促使市民社会与政治国 家司法权、行政权与立法权的良性互动。21 世纪后,我国修改后的民事诉讼法对 公益诉讼进行了概括规定,但对其诉讼主体与具体操作程序未作详细规定,修改 后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和环境保护法对公益诉讼也规定了相关条款,仅是点题之 意,却无破题之实。而 201X 年 12 月 18 日最高人民法院通过《关于适用〈中华 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对民事诉讼法规定的公益诉讼进行专门、系 统的解释,包括公益诉讼除原告主体以外的构成要件、民事公益诉讼与行政公益 诉讼的关系等。而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全面*婪ㄖ喂舾芍卮 问题的决定》 中也指出了要探索建立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制度。 今年 5 月 5 日, 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二次会议,审议通过了《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 改革试点方案》,意图将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先行先试,在授权试点的基础上 总结经验,进而对现行法律进行修改,最终建立完善的国家公益诉讼法律及司法 体系。这体现了我国相关机关肯定检察机关作为适格原告提起公益诉讼的地位, 强化了对国家和社会公共利益的保护,同时设置诉前程序,提高检察监督效力, 节约司法资源。但对我国现有的环境公益诉讼研究不应仅盯着这些技术层面的制 度设计,更多的还是应该重视环境公益诉讼制度构建的理论核心问题,如公益的 范围界定、公益诉讼的客体、检察机关诉讼主体适格理论等。 一、公共利益的界定与解读 (一)解说“利益” 对公共利益的理解,少不了对“利益”内涵的明确。诸多学者对利益进行解 释,具有代表性的有好处说、需要说、资源说与关系说。好处说通俗易懂但未精 确说明利益的属性;需要说中提到利益作为客体与主体之间存在满足与需要的关 系。 庞德也认为利益是一种需要或需求,他将利益分为个人利益、公共利益与社 会利益;资源说将利益作为一种生活资源来看待,但并未将社会制度不认可的资 源纳入利益范畴;关系说强调人对需求对象的分配存在一种关系,而这种关系便 是利益。但该说也未道明利益属性,难以对利益作出清晰判断。 综上,利益是能够满足主体需要的一种资源,而这种资源并不局限于客观规 律、社会环境和社会制度所认可的范围内,同时该资源具有使用价值,主体通过 努力进而获取该资源以满足自身需求。具体判断则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一看该 资源是否具有使用价值和利用价值; 二看资源与主体是否存在需要和满足的关系; 三看主体是否能够通过自身行为获取该资源以满足自身需要。 (二)何为“公共利益” 根据字面含义,公共一词显然与私的、专有的相对立。“公共利益”最早可 追溯到古希腊,一种朴素的“整体国家观”在那里形成,并将公共利益作为国家 统治的重要纽带。这种公共利益仅作为统治者政权性质的衡量,而并不是真正意 义上的公益。*代,公共利益理论被学者们扩展,“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幸福”则 是判断公共利益的标准,但还是比较抽象。20 世纪后,庞德将利益划分为三种类 型,即个人利益、公共利益和社会利益,他认为公共利益是各类组织的希望和追 求。而我国对公共利益的研究大致可分为两类:一类是从实体法角度研究的法律 化公共利益,一类是从程序法角度研究的实践性公共利益。 实体法中,如何明晰公共利益内涵,学者倾向于将公共利益中的“公共”和 利益拆开进行解释,再整合到一起,进而形成结论。“公共”作为受益的对象, 是通过地域与人数来界定的名词,虽然学者对公共的内涵持不同意见,但都将地 域与人数作为关键或重要的考量因素。设立公共利益时需先考虑将其置于何种范 围的地域,能够满足多少人的需要。法律含义则是指不特定的自然人或组织对于 某种资源的权利享有是一样的,无任何差异。 从程序法角度上看,在承认公共利益是一个抽象概念后,如何具体落实到实 践才是重点所在。于是他们的关注点不是“什么是公共利益”,而是“谁来界定 公共利益”。他们以界定主体的不同划分为三类模式即立法机关明确规范公共利 益,行政机关对公共利益的裁量和司法机关对公共利益的裁量。 对公共利益的界定,应对其背后潜藏着的多种相冲突的利益进行关注,并最 终做出抉择。特别是司法实践中,司法机关是否受理公益诉讼的案件,完全取决 于其对公共利益的理解。根据上述论述,公共利益是指一定社会条件下或特定范 围内(某一共同体内)能够满足不特定的大多数自然人或组织需要的资源,具有 抽象性、社会性和相对性的特征。在此,公共利益是相对于共同体内的少数人而 言的,共同体的规模可以是国家,社会,也可以是某一个集体,对该共同体中大 多数人有益则可确定为公共利益,具有主体数量的不确定性、利益的不确定性、 地域范围的不确定性、实体上的共享性等特征。因对公共利益界定标准未形成共 识,目前我国《民事诉讼法》中将公益诉讼的范围局限于环境污染和侵害众多消 费者合法权益的两种类型,随着社会发展,还会有涉及到其他公益的案件发生, 为防止严重后果发生,我国应对公共利益的界定方法进行立法,可采用概括加列 举式,有利于司法机关适用,同时也有利于对公共利益的保护。 (三)对公益形态的理解 对学术界关于公共利益的不同观点中可得出其表现为三种形态:与私人利益 相对的公益、涉及多数主体的共益、以及实体法中无明确规定主体的第三种利益 [③]。 我国本土语境下,公益的含义不是西方语境下的以私人自愿性权益让与为基 础的利益联合,而是带有强烈意识形态色彩的非法律概念。在我国,“公”主体 参与民事活动时与作为“私”的普通民事主体具有*等的法律地位,当其利益受 到侵害时,作为法定实体权利享有者的“公”的主体自然是诉讼当事人,但这层 含义的“公”益并不是所讲的公共利益范畴。 “共”益则是由多数主体的私益汇集而成,涉及到多数人的利益,特别是此 类诉讼不局限于对个体利益的救济,还表现为法律对正常社会秩序及价值观念的 维护,具有公益性

相关推荐

最新更新

猜你喜欢